比特币崩盘 让韩国千禧一代茫然失措

一起聊IT
关注

比特币崩盘 让韩国千禧一代茫然失措

据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缺乏投资途径的韩国年轻人把加密货币当做“唯一的出路”,但在今年年初的一轮暴跌中,很多年轻人损失惨重。“比特币忧伤症”患者正在增加,一些人甚至自杀,韩国政府对加密货币引发的病态现象已经有所警惕。

韩国首尔居民吴艺园(Ye-won Oh,音)密切关注着加密货币市场,每天差不多每分钟都会刷新一下手机。2017年初,她在以太币上投资了4万美元。以太币在韩国人气很高,该国很多年轻人把加密货币投资视为“唯一的出路”。

吴艺园现在20多岁,拥有令人羡慕的履历:在一家发展迅速的初创公司担任高级职位,在国外获得了大学学位,还在一些韩国最令人羡慕的公司工作过。但她和丈夫依然买不起房。“像我们这样的人,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日子过得挺难的,因为无法构筑稳定的生活。”她说。

对于韩国的年轻人来说,加密货币似乎是一条难得的发财途径。去年的加密货币泡沫在今年2月开始破裂,但直到现在,韩元仍然是比特币交易的第三大货币。韩国2月份发布的报道称,以太币总交易量的17%发生在韩国,去年冬天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中有三分之二发生在韩国,而韩国人口才5200万左右。

韩国招聘公司Saramin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国三分之二的工薪族在2017年12月前都投资过加密货币。其中80%的人年龄都在20岁到40岁之间。

但是现在,像比特币、以太币和瑞波币这样的加密货币价格已经大跌了一轮,给很多韩国年轻人带来了精神和财务上的影响。韩国心理学家说,“比特币忧伤症”患者正在增加,离婚咨询师说,投资失败是婚姻分崩离析的一个原因。该国总理也表示虚拟货币在韩国的年轻人群中引发“严重扭曲或病态的社会现象”。 吴艺园说:“一旦我解套了,我就离场,这在心理上是不健康的。”

年轻人感觉没有出路

从外部看,韩国的经济似乎在蓬勃发展:韩国的三星、现代和起亚都是行业领军者。韩国也是全球第11大经济体,出口产品以半导体、汽车液晶显示器和其他高科技产品为主。韩国的整体失业率仅为4.6%。

不过年轻人找工作很困难。在过去的五年里,韩国青年的失业率一直在10%左右。根据韩国东西大学教授贾斯汀·费多斯(Justin Fendos)的说法,今年的就业不足率(指的是过度担任或兼职的非自愿工作职位)甚至高于2016年的38%。

韩国的受教育率很高,你很难在一群年轻人中显得“出类拔萃”。在25岁到34岁的韩国人中,近70%都拥有大专学历,这个比例是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最高的,而高中学历几乎人人都有。首尔到处都是大学毕业生,他们正在学习如何通过招聘考试,以便进入韩国最大的公司,或者成为令人羡慕的公务员。

“韩国的社会结构是加密货币如此盛行的一个重要原因,韩国人普遍对他们目前所在的社会阶层感到不满。”25岁的首尔助理记者云耀汉(Yohan Yun,音)说。他在以太币上投资了400美元。

即使那些有工作的年轻人也对自己的经济前景感到悲观:2015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半的韩国年轻人认为他们不会比父母那一代过得好,而2006年这个比例仅为29%。

“我可以继续工作30年,我可以偿还一套马马虎虎的两居室的房贷,以及一辆汽车的贷款。这就是我人生的终点,”费多斯如此描述韩国年轻人的想法。他说,即使韩国年轻人拥有可支配基金,投资渠道也很少。房地产曾经是在韩国投资增值的传统方式,但现在即使是对于中高阶层人士来说,房价也变得非常高。而把钱放在银行里,年利率很少超过几个百分点。 “所以,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况时就会想,我要做些什么才能逃躲这种命运?”费多斯说。

比特币韩国中心的顾问杰森·周(Jason Cho)说,“年轻人的出路被一再封死,只有处于顶层的少数人才得到好处。”而对于一些人来说,加密货币就是一条出路。

“泡菜溢价”的狂热

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Korbit的交易量数据显示,韩国境内对加密货币的大规模兴趣始于2017年秋季。吴艺园是在2017年初入的场,所以可能比很多韩国炒币者获利更多。

云耀汉是在2017年夏天,市场币市真正开始升温的时候入场的。“当你听到有这么多人都从中获得了额外的收入,你的一些朋友本来一无所有,突然他们就能买车了,你不免会有些嫉妒。”

韩国互联网的发达也刺激了比特币的普及。韩国青少年每天使用手机大约四小时。几乎每个韩国家庭都可以上网,88%的家庭拥有智能手机,这样的比例在全球位居第一。所以韩国各个年龄段的潜在炒币者都能了解到这股热潮,都能够知道有人通过炒币赚了大钱。加密货币交易俱乐部在韩国各个大学纷纷冒出,炒币者可以在那里遇到同道中人并分享炒币技巧。

在这种狂热的推动下,韩国市场上的一些加密货币比其他地方的价格高出51%,被称为“泡菜溢价”。一些外国炒币者受此吸引,在国外购买了加密货币,到韩国市场来倒卖。

跳水和“游泳”

但是加密货币的价格在今年年初大幅跳水。Korbit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1月6日至1月16日,比特币兑韩元的价格差不多从25065美元的高位跌到了13503美元。到2月5日跌到7410美元,而4月2日时,比特币的价格为7241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比特币在1月份蒸发了440亿美元,超过了福特公司的整个市值。而针对加密货币交易的新规定,特别是韩国政府发布的规定,是这种跌势形成的一个原因。

22岁的李似锦(Sijin Lee,音)直到去年11月才入场。他是韩国著名大学庆熙大学的三年级学生。在冬季几个月里,李似锦投资增加了四倍,但现在,他损失了一半的本金。据他估计,他炒币的朋友中有70%都亏了钱。

大幅的波动让很多炒币者的情绪失衡,其中很多人把全部储蓄用来买了币。比特币1月份跌去10%时,炒币者分享了他们愤怒打砸计算机、水槽、浴缸和门的照片。 “为什么我的生活总是这样?我连卫生都不想打扫。”一个炒币者发布了愤怒得呕吐的照片。 有个比特币社区显示了首尔汉江的温度,让想去那里“游泳”(跳河)的炒币者有备而去。

韩国媒体说,有多起自杀事件与加密货币崩盘有联系。一名20岁出头的大学生在2月1日自杀身亡,他在加密货币上投资了18500美元。当月晚些时候,一名30岁的IT工作人员自杀。他的朋友告诉当地媒体,他炒币亏了将近1万美元。

吴艺园说,她仍然看好加密货币,但她也清楚加密货币炒得太热了。她和丈夫在一个“挖矿”骗局中损失了2万美元。“这太糟糕了,但这并没有阻止我,我仍然坚信以太币作为一种货币的威力,所以这并没有真正打击到我。”

炒币者的这种“坚定”让很多高级政府官员感到担忧,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布了一系列监管法规。正如韩国总理在去年11月所说,“年轻人和学生们争相炒币,想在短时间内赚取巨额利润。现在是政府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因为如果放任不管,这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病态现象。”

炒币亏了一半的大学生李似锦说,他仍然希望想当一名体育老师。“金钱不是生活中唯一的事物。”他说。

吴艺园的丈夫现在正在寻找更稳定的投资,希望有一天能够买房。 她说:“我觉得很多炒币者并不是想过奢华的生活,想乘坐游艇环游世界什么的,只是想买房子而已。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如此疯狂的原因。”(来源:腾讯科技)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2018高科技产业投融资论坛报名及项目提交

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

暂无评论

今日看点

NI半导体测试应用有奖问答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