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拓斯达工业物联网白皮书

网约车大战丨和平由不得你 滴滴被迫迎战

猎云网 中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平静了许久的网约车市场如今又掀起了波澜。

从去年2月,美团打车试点南京网约车市场,到今年年初与滴滴在上海激烈的补贴大战,再到后来的首汽、易到、携程、高德陆续跟进,纷纷推出各自的网约车出行服务,并出台各种优惠的补贴政策。在滴滴收购Uber(中国)后,网约车的江湖一时间又变得风气云涌,热闹非凡。

台上唱戏,台下围观。

如今台面上的角儿们献上的种种戏码与当年的烧钱争市场的情况简直是如出一辙。如果把早期的野蛮生长比作是网约车的一战,那么如今各路诸侯相会的局面则可谓之二战了。

只不过,一战成就了滴滴,二战围剿滴滴。

从0到1,一战成就滴滴

2012年的世界是怎样的?

对于习惯了如今互联网发展带来的便捷的人们来说,2012年似乎是一个遥远的、效率低下到难以忍受的年代。在那个年代里,支付宝才刚刚获得央行颁发的国内第一张《支付业务许可证》;微信才刚刚上线相册分享到朋友圈的功能,两年之后才上线支付功能;至于打车,快车、专车、顺风车是不存在,能打的只有出租车,姿势只能是路边招手。

招手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姿势,但对于嗅觉敏锐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商机。程维、陈伟星、王炜建等人属于后者,他们想换个姿势。于是,嘀嘀(最早叫嘀嘀打车)、快的、摇摇招车等几十上百个网约车平台应运而生。

blob.png

2012年9月嘀嘀打车上线,在嘀嘀打车北京地图上,总共亮起16盏灯。整个北京,6万多辆出租车,只有16个司机在使用嘀嘀。

上线半个月后,一名的哥直接冲进办公室,把手机摔在程维桌上,“怎么办吧,一天用了我10兆流量”。

对出租车司机,在不但接不到活,还要一个月花几十块流量费的情况下,程维的做法显然是惹恼了的哥。甚至还有的哥报警,说程维就是个骗流量的。

程维寻找突围的缝隙,他每天给员工发300块钱,让他们用嘀嘀打车叫车,绕北京二环、三环、四环跑,打完一辆再叫一辆,“员工坐车都快坐吐了”。随后,程维恳求北京西客站,花了3000元租了一小段过道。每当有出租车驶过过道,嘀嘀员工就冲上去,敲开玻璃塞传单,推荐司机安装打车软件。

北京的冬天,穿堂风足以把皮肤吹裂,程维他们刀口舔血,用最原始的方式进行早期市场推广。后来的程维将这段经历称为在“血海狼窝”里求生存。

于此同时,摇摇招车已获红杉资本300多万美元融资,为了争夺市场,甚至给北京5000个司机买了智能手机,在FM103.9北京交通广播进行24小时全天候广告轰炸,每隔1小时播一次。在首都机场出租车等车的蓄车池打出“一个月多赚1000块”的广告,给师傅们安装软件。

另外,远在杭州的陈伟星创办的快的打车因为项目得不到技术团队的支持,团队成员一度缩减到只剩下2人。随后,他找来拥有多年企业管理经验的吕传伟,快的之路才一步步好走起来。

当路一步一个脚印走通之后,网约车的发展也正式进入了快车道。一场腥风血雨的兼并、收购、淘汰、出局此起彼伏在市场争夺战中上演。

从2012下半年开始到2014年初,一年左右的时间,巨头资本进场之后,直接开始清场,简单而粗暴:补贴大战。这几乎让没有巨头资本支持的其他所有玩家瞬间出局,只剩下嘀嘀和快的。

在复盘这场争斗时,有人认为这其实也是移动支付市场上腾讯与阿里巴巴的战争,在腾讯与阿里巴巴的支持下,这场移动支付的“启蒙”战争,以线下支付为场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为了鼓励乘客用微信支付,滴滴自己补贴给每个用户5元。在此力度下,仅一周之内,订单就涨了10倍,到第二周订单涨了50倍,订单平台瞬间从10万级别变成500万级别。那段时间就连快的自己的员工都开始改用滴滴。

截至最疯狂的5月底,滴滴、快的共补贴超过24亿元,其中滴滴补贴14亿元,快的补贴超过10亿元,两者共占总体累计用户市场份额98%以上,滴滴打车领先快的打车约38%的市场份额。

2014年12月,滴滴打车获得Temasek淡马锡、DST以及腾讯主导7亿美金D轮融资;20天后,快的也宣布获得了由软银集团领投,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老虎环球基金的6亿美元C轮融资。

有了新一轮的支持,双方的补贴竞争更加激烈。无论是对出租车打车的加价补贴,还是专车业务的鼓励补贴,双方的竞争又到了白热化的境地。然而,新的价格大战还未持续多久,迫于资本方的压力,2015年情人节当天,滴滴快的宣布合并。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7.26中国智能制造高峰论坛深圳站
[免费下载]TE智能家居解决方案技术白皮书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反馈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