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拓斯达工业物联网白皮书

快手接盘A站:IPO前夜布局二次元,商业化短板犹存

蓝鲸TMT 中字

6月5日,快手官方宣布全资收购国内弹幕社区鼻祖Acfun(以下简称“A站”)。在蓝鲸TMT从快手官方获得的表态中,快手强调的最多的词便是“尊重”和“独立”:尊重A站原有社区氛围,保持A站独立品牌、独立运营、保留原有团队、独立发展。

blob.png

显然,快手预见到了这一收购消息将给Acer们(A站用户称呼)带来的冲击,先行用“独立运营”给用户喂服了一颗速效救心丸,并表示未来将在“资金、资源和技术”全面支持A站。

对一个DAU早已超过1亿的短视频独角兽来说,一个百万用户级别的二次元网站所加持的流量仅是凤毛麟角,在外界看来,快手 “迎娶”Ac娘,许下的更可能是一个品牌升级的愿望——快手因自身调性所限,在一二线城市已经陷入被抖音压制困境,它急需培育面向所谓更“高维”用户的产品,以打开市场。

反观A站,快手的驰援终结了资金流和股权纷争问题,集中的股权架构将短期内带来可预测的稳定管理。很难说作为首次对外收购,快手能否为A站厘清多年累积的痼疾,定下清晰可行的长期战略方向,并如它所承诺,不打扰A站原有的社区氛围——已经有Acer们或玩笑或认真担忧,未来快手主播是否会入驻A站,而在体量数十倍的B站主要依赖游戏实现盈利的当下,A站走向还有待观察。

管理层频繁更迭、股权纷争,A站11年混沌发展史

与B站实际控制人稳定不同,A站一直缺乏强有力又谙熟商业运作的领导层,能够持续带领A站在正轨运行。

投资方A站创立于2007年,经创始人Xilin转手边锋网络,再到2014年奥飞娱乐蔡明冬青入主成为大股东,后加入优酷土豆、软银、中文在线等机构投资者,CEO也一直处于更替之中,2015 年到现在,已经有孙旻、莫然、以及刘炎焱三位CEO。在2016年,还发生过莫然与刘炎焱“内部争斗”事件。

“A站的问题从来就来就不单纯是资金和技术,而是内部管理一直存在问题”。彬元资本分析师邱梦晨告诉蓝鲸TMT记者,而内部管理带来的混乱直接反映在运营、技术等层面。

他举例,从2015年开始,A站开始尝试全方位从二次元、鬼畜等内容转型游戏,据邱梦晨回忆,当时英雄联盟在A站火爆,并直接孵化出了游戏直播平台斗鱼,但也是从那时起,A站的二次元文化氛围开始越来越淡薄。

但另一方面,A站并未对社区氛围进行良好维护,当时游戏区涌入大量用户,严重干扰到其他分区用户,“B站会有意识的把不同人群进行分区,让用户之间互不打扰”但A站的运营显然存在过于粗放。

另一位A站老用户陈熙告诉蓝鲸TMT记者,曾经作为A站特色的文章区曾经还出现过对于老用户对非Acer的攻击,这让新用户非常受挫。

除了运营的“随意”,作为在线视频网站,A站的技术底层一直十分薄弱。根据《好奇心日报》此前报道,A站作为个人站,历史上一直存在由技术故障带来的“炸站”,即网站无法访问故障。

一个例子是,在《好奇心日报》的报道中,2015 年 9 月,A站移动端团队即将发布新版的 A 站移动客户端。然而就在产品发布数天前夕,A 站 CTO 决定更换整个 A 站网站架构。

这是由于,A站在2015年初从武汉迁至北京后,原有武汉技术人员未能帮助帮助北京新招聘的技术人员了解、熟悉代码,更换架构成为高风险但便捷的选择。然而在大幅更换架构、更换搬迁机房后, A 站因故障“炸站”数天,事件最终导致此位CTO离职。

陈熙告诉蓝鲸TMT记者,A站在移动端体验一直不佳,“别的不说,这么多年连个搜索都做不好”。

但归根结底,管理层的混乱才是A站裹足不前的原因。

邱梦晨向蓝鲸TMT记者表示,如果快手能够深度干预管理——甚至更换掉A站管理层,或许能给A站带来改变可能。“如果管理层不改变,而只是资金和技术上的支持”,他甚至更看好今日头条收购的“半次元”社区,毕竟头条拥有不输给快手的同类支持。

“低调”快手:IPO前夜布局二次元,运营仍为短板

根据媒体此前报道,快手正筹备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上一轮领投方腾讯将继续跟进,B轮投资方红杉资本中国跟进。同时,快手预计最快2018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而快手最新估值据称为180亿美元,与去年3月的30亿美元相比翻了六倍。

但另一方面,所有人都注意到的是,快手似乎触到了用户增长的天花板。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从4月份起,抖音开始达到1.2亿日活量级,追平快手。甚至在部分日期超越快手。

而目前来看,快手在商业化上取得的最大突破只有直播,其主要营收来源是直播,有估算称,快手直播月流水大概在5亿,直播产生的月收入约为2-3亿元,直播创造的收入已让快手实现盈亏平衡。另一方,游戏也是其发力重点。

如何在IPO前夕提振资本市场信心,或许主打拓展“Z时代”(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B站成为一个可靠的范例,根据《财新》援引文化产业投资人的说法,除了A站,快手还在留意其他二次元标的。

邱梦晨分析师告诉记者,他对快手能否运营好A站这个二次元品牌持保守态度,毕竟快手本身的短板在于品牌运营。

他表示,头条系产品通过赞助综艺、广告投放等,短视频应用能够快速触达用户,而快手主要依靠用户之间的口碑相传,虽然在2017年下半年,快手加紧了在品牌广告方面的投放,但效果并不明显,运营能力和头条比较还是有一定差距。

而这似乎与快手CEO宿华的理念有关,在媒体的报道中,快手标榜“简单、好用、克制”,在与抖音平台将流量资源向头部红人资源时,平等地给与“普通人”展示自我的机会,对于现有用户的获取,也较少通过购买流量获得,在品牌广告上也较少运作。

邱梦晨分析,作为国内二次元鬼畜文化发源地,有了稳定资金源,A站后期加强对于UP主扶持、加强UGC用户自制内容部分,以及购买版权等动作都可以顺利开展。A站虽然再难以赶超B站,但处在3000亿元总量的国内ACG市场,仍可分得一杯羹。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

7.26中国智能制造高峰论坛深圳站
[免费下载]TE智能家居解决方案技术白皮书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反馈
打开